Liu Daoming (刘道明) (China)
Philanthropist, Business Leader
Title
Chairman (董事长) , Chairman (理事长)
Organization
Myhome Real Estate Development Group Co. Ltd. (美好置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Myhome Foundation (美好公益基金会)
Country
China

Liu Daoming (刘道明) (China)
Philanthropist, Business Leader
Title
Chairman (董事长) , Chairman (理事长)
Organization
Myhome Real Estate Development Group Co. Ltd. (美好置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Myhome Foundation (美好公益基金会)
Country
China

Published date: 16 December 2020

20201112日,亚洲公益事业研究中心行政总裁夏露萍博士与中国知名慈善家刘道明进行了交流,了解其主要通过美好公益基金会进行的公益慈善历程,和对中国公益事业方面的见解。 

夏:请问您是怎样走上公益慈善的道路的?

刘:我在湖北农村长大,18岁开始当兵。后来退役以后自己创业,积累了一定的财富。

我认识到城市和农村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农村发展比较慢比较落后,我想通过自己的力量,为农村的振兴做一些探索。

夏:请问您认为影响中国的农民提高生活质量的主要障碍是什么?

刘: 我认为有两个主要原因: 

第一个是农村的劳动力缺乏。青壮年大部分城市打工了,只剩下老人妇女和小孩,这就造成了农村的空心化。登记的农村人口远大于实际居住在农村的人。据我粗略估计,可能有60%的人已经离开了农村。 

第二个就是因为农村的空心化,农村的教育,基础建设和商业设施等等都比较落后,而且每况愈下。农村人口的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也得不到改善。 

夏: 那您过去20多年的公益生涯当中有没有一些特别的经历。 

刘:我真正开始做公益是从2013年,这也跟我人生中一段特殊的经历有关,因为我既当过兵又在政府工作过,后来自己创业我的个人净资产达到一百多亿,还做过两届全国人大代表,心理上开始有一些变化 

当时是2007年,我50岁。我意识到人的生命有限的,荣誉地位和财富都不能随着我们离开人世带走。从那年开始,我把公司总部从北京转到了湖北武汉开始过上休闲的生活没有太管企业的事情。后来我意识到企业的管理每况愈下再加上玩了几年以后也觉得没有找到真正的快乐,开始思考一点有意义的事情 

因为我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做房地产,里面涉及到社区服务。从我们做的社区调查来看,年轻人为了事业奔忙,老年人和小孩却缺少照顾另一方面有很多退休的人,身体还健康,也有一定的能力和专业,却没有事情做,所以我决定将他们组织起来,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我刚好找到一个也当过兵,做过干部,50多岁的志愿者帮我组织这些活动。 

其中一个项目是爱心食堂,我们找了一个一百多平方米的地方,招募了一批志愿者为老年人提供餐饮服务。每人每天只需要十元人民币,也就是两块钱早餐,四块钱做午餐,另外块钱作为晚餐不足的金额由我的基金会补足。因为很多老年人在家里只有一个人或者两个人,不是很方便准备丰盛的食物,经常没能按时进食,也体会不到家庭的温暖。这个场所就为这些老年人提供了精神交流和物质上的满足。 

夏:您举的这个例子非常好,我们亚洲公益事业研究中心也做过一个案例分析,发现中国,日本和韩国这三个社会的主要问题是贫穷第二个是孤独,所以解决老年人的孤独和精神上的满足是非常重要的。  

刘: 第二个项目是为老年人提供免费理发,我们招募了志愿者,给予他们一定的培训,这样他们可以互相帮助,免去老年人要去专业理发店的麻烦。 

第三个例子是义务门诊,有一批退休的医生和护士义务坐诊,为老年人提供一些小病小痛的咨询。因为在中国的医疗卫生资源比较缺乏,老年人就医不方便,所以这个义务门诊室就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我们这批退休志愿者因为在医院工作过,有比较多的资源,如果有些老人有比较严重的健康问题,在这个门诊得不到解决的话,也可以推荐他们到对口的医院就诊。 

第四个例子是四点半学堂,这个主要是服务于儿童的。在中国大部分小孩下午4:30放学,但是他们的父母还没下班,通常这些小孩就一个人回家没人管。我们在社区招募的退休老师志愿者可以提供作业的辅导,还有一些兴趣班,国学,孝道,书法等等。 

夏:我们读到一些报,您的企业的房地产开发都非常环保,注重绿色建筑,请问这个是您做生意的聪明的手法呢?还是属于慈善公益呢? 

刘:的确我们的房地产开发基本上都达到了绿色二星标准,这是一个改进的做生意的手法;另外,在我们的社区里也非常注重提高普通居民的环保意识,像我们做的一个公益项目是促进居民的环保意识,养成垃圾分类回收习惯,等等。 

最后一个项目是我们的社区文化,我们还支持了很多志愿者组织的文艺团体包括诗歌文学舞蹈唱歌等等。基金会提供场所,支持有专业技能有一定领导力的人员组织活动。这些艺术团体很多都取得了出色的成绩,既丰富了老年人的精神文化生活,又为社区居民提供丰富多彩的娱乐活动 

夏:您这些项目都非常棒,提供了机会让人们互相帮助。 

刘:在我长大的农村里,互相帮助共享资源是一个很自然的事情,但是这在城市里面却不常见。所以我们基金会想引导人们这些传统的中国美德。另外,我们还有一个志愿者互助的App叫爱心时间银行。记录志愿者的服务时间,日后可以进行时间的交换。 

夏:对的。对中国和其他亚洲社会,其实有很多良好的传统美德,促进社区的和谐和可持续发展。 

您观察到中国在慈善公益方面有什么样新的特点,值得国际社会关注的吗? 

刘:我感受比较深的是,在参加亚布力企业家理事会的过程当中,与很多民营企业家包括马云,郭广昌,陈东升等等交流,发现中国的民营企业开始关注企业社会责任,包括在这次新冠疫情当中,很多企业都采取行动提供紧急的医疗物资等等。